广西援鄂护士:我不是英雄 救死扶伤是本职

广西援鄂护士:我不是英雄 救死扶伤是本职
柳州5月11日电 题:广西援鄂护士:我不是英雄 救死扶伤是本职 作者 朱柳融 穿上白色的护士服,戴上口罩、一次性医用帽,回归到工作岗位的广西柳州市工人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梁艳冰,在支援武汉时面颊上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的印子,早已不见踪影。 “援鄂归来,工作心态和以前一样,只是感觉自己经历丰富了。”护士节前夕,42岁的梁艳冰受访时表示,“救死扶伤本就是医护人员的本职,这也是我们要保持的初心”。在柳州市工人医院,梁艳冰在帮病人整理被子。 朱柳融 摄 有着23年护理工作经验的梁艳冰,疫情发生后一直关注着相关进展,当医院发出赴湖北支援抗疫的号召后,她第一时间请缨参战。 “2月4日凌晨,我接到通知要去驰援武汉,丈夫说让我放心去,他会照顾好家里。”梁艳冰介绍,她有两个小孩,大儿子9岁,女儿1岁多,“心中虽有不舍,但从不后悔”。在武昌方舱医院,梁艳冰帮队员整理防护服。 受访者供图 在丈夫和儿女送别下,梁艳冰随广西第二批援湖北省抗疫医疗队于2月4日晚到达武汉。“看到因为疫情变得空荡荡的武汉,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逆行’。”梁艳冰忆道,在经过一天的培训,她所在的医疗队被分派到武昌方舱医院。 她始终记得第一次穿防护服时,由于不熟练穿了近一个小时,这一穿上就是8小时。“所有人都垫了成人纸尿裤,让人难受的是,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让衣服湿了,就没法干。”梁艳冰表示,陌生的环境让她有点恐慌,但这种不适感很快就被忙碌的工作取代。梁艳冰在武昌方舱医院工作。 受访者供图 由于协调能力强,业务能力突出,梁艳冰被安排担任外围联络组组长,并被任命为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二批赴湖北省抗疫医疗队第二临时支部委员会党支部书记。 她不仅要负责梳理方舱内的流程,还要协调护理工作。“很多队员都是‘90后’,护理工作经验比较少,一开始有的人因为不适应哭了。”梁艳冰介绍,因为单人单住,每天回到酒店后,她都会通过视频询问队员的情况,及时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在柳州市工人医院,秦艺娴在配药。 朱柳融 摄 同为柳州市工人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的秦艺娴,就是其中一名“90后”,与梁艳冰同组。 “我当时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把银行卡密码都发给了妈妈,还是会因为父母的担心而害怕。”1994年的秦艺娴工作3年,当在她看来,她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干的依旧是救死扶伤的工作。 “让我难忘的是,方舱还有三四名名病人时,他们都很焦虑,担心自己病情,我有空时候就陪他们聊天,宽慰他们。”秦艺娴回忆,当他们拿到出院通知时,喜悦之情立即显露在脸上。在武昌方舱医院,秦艺娴帮病人理发。 受访者供图 当治愈病人提出在出院前要理发时,从未给人理过发的秦艺娴拿起理发器,小心翼翼地给两位病人理发。“他们不在意我理得好不好,只是高兴能够出院了”。 3月10日,梁艳冰和秦艺娴将他们负责病区的最后一批治愈患者欢送出院,医疗队员们进入了待命状态。“但是我们都没有松懈,一直在酒店待命。”梁艳冰表示,后来他们接到通知将于3月20日返乡,“很高兴,但是也有很多不舍。” 4月3日回到柳州市,他们得到当地最高礼遇的迎接,梁艳冰的丈夫和儿女也第一时间赶来迎接,一家人拥抱在一起。在武昌方舱医院,秦艺娴和病人聊天谈心。 受访者供图 “让我有点心酸的是,因为2个月未见,女儿叫了我3天阿姨。”梁艳冰哭笑不得地说,好在一家人又团聚了,现在生活和工作回归正常。 秦艺娴也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很多人都把我们称作英雄,但我心里觉得不是。”秦艺娴表示,“在武汉也是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还是要不骄不躁地对待工作”。 5月12日是第109个国际护士节,今年我国的主题为“致敬护士队伍,携手战胜疫情”。数据显示,2019年年底,全国护士总数达到445万,比2018年增长35万。(完)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